• <bdo id="k2k62"><noscript id="k2k62"></noscript></bdo>
    <blockquote id="k2k62"><noscript id="k2k62"></noscript></blockquote>
  • 您現在所在位置:首頁 > 文化
    《紅樓夢》:隻立千古的名著與中國敘事文學傳統

    “傳神文筆足千秋,不是情人不淚流??珊尥瑫r不相識,幾回掩卷哭曹侯!”

    18世紀中葉,一位名為愛新覺羅·永忠的文人曾這樣贊美《紅樓夢》。

    作為中國小說史上隻立千古的名著,《紅樓夢》堪稱中國古代文學集大成之作。按照王國維“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學”的觀點,能代表明清時期文學成就的“一代之文學”當屬小說。其中,與《三國演義》《水滸傳》《西游記》一起并列為中國古代“四大名著”的《紅樓夢》,更是“中國古代小說藝術的頂峰,也是中國古代小說藝術的終結”(石昌渝先生語),在思想深度、敘述方式、結構特征等方面,均達到了很高的境界。它刊行距今雖已230多年,卻跨越時空,對中國文學乃至中華文化影響至深至遠。


    8f86babaa750b662dc8fad2e1fc9c49.png



    紅樓結構的網狀之美


    從結構的角度看,《紅樓夢》是明清六大古典小說(其他五部為《三國演義》《水滸傳》《西游記》《儒林外史》《金瓶梅》)中頗具特色的一部。

    《三國演義》《水滸傳》《西游記》以及《儒林外史》的文體,都是廣義上的線性結構?!度龂萘x》以時間為線索,魏、蜀、吳三個政權勢力的興衰存亡呈辮狀交織并行?!端疂G傳》如鏈條一般,聚合起108個好漢的故事,直至“梁山泊英雄排座次”?!段饔斡洝返慕Y構則形似豬八戒的釘耙,相距多回的故事仍能相互勾連,呈呼應之勢。

    清代以降,隨著小說文體的發展,長篇小說逐漸由線性結構演變為網狀結構。石昌渝先生將這種網狀結構的特征概括為:“小說情節由兩對以上的矛盾的沖突過程所構成,矛盾一方的欲望和行動不僅受到矛盾另一方的阻礙,而且要受到同時交錯存在的其他矛盾的制約?!钡蓵谇迩∧觊g的《儒林外史》卻仍舊回歸線性結構,以功名富貴為主線,串聯起人物的傳記,各單元相對獨立。如魯迅所說:“全書無主干,僅驅使各種人物,行列而來,事與其來俱起,亦與其俱訖,雖云長篇,頗同短制?!毕噍^之下,《金瓶梅》的結構便如同一張阡陌縱橫的網,以西門慶為中心,連接起上至朝廷下至市井的諸色人等,每個人的欲望和行動都受到各方矛盾的牽制,但從更高的視角來看,其依然是平面的網。

    相對而言,《紅樓夢》的結構不僅是網狀的,而且是立體的。在宏觀層面上,我們借助“漁網”這一比喻性的具象,構建出立體式網狀結構模型,來闡釋《紅樓夢》的網狀結構。這張“漁網”由“綱”“線”“目”三部分構成,分別對應小說中的綱領、線索和關目(即關鍵性情節)。綱領由線索編織而成,分為家族悲劇、人生悲劇和婚戀悲劇三條主線。脂硯齋的批語“一樹千枝,一源萬派,無意隨手,伏脈千里”以“一樹”“一源”喻綱領,“千枝”“萬派”比擬線索,形象道出《紅樓夢》線索與綱領的關系。這部小說千頭萬緒的線索,大體可以被歸納為人物線索、事件線索和物什線索三類。而在設置線索的過程中,曹雪芹在繼承前代敘事文學傳統的同時,又融入了自身獨特的藝術構思。讓我們以《紅樓夢》中起到線索作用的典型人物、典型事件和典型物什為切入點,來感受紅樓結構的網狀之美。


    網狀結構之典型人物:以賈政為例

    《紅樓夢》中的榮寧二府,人物眾多。僅就榮國府而言,正如小說第六回所言:“按榮府一宅中合算起來,人口雖不多,從上至下,也有三百余口人?!?/span>

    我們且聚焦于賈政,看看這位集儒士、嚴父、孝子、忠臣等多重角色于一身的典型人物。作為貫穿全書首尾的線索性人物,賈政是曹雪芹在傳統儒家思想觀念框架下塑造出的儒士,在榮國府中發揮著上承祖蔭、下啟兒孫的示范作用。他是賈寶玉的父親、賈母的兒子、林黛玉的舅舅、薛寶釵的姨父、朝廷的臣子……但面對家族的沒落和寶玉的叛逆,他卻無可奈何,甚至某種程度上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。這既從賈政、賈敬、賈赦等文字輩男子的層面顯現出《紅樓夢》的悲劇主旨,又令賈政作為重要人物線索編織出家族悲劇的主線。

    為儒士,賈政崇尚詩禮,忠厚待人。林如??滟澦盀槿酥t恭厚道,大有祖父遺風”。與賈府眾多紈绔子弟相比,他算得上一位正人君子。小說第九回中,他要求塾師督促寶玉“只是先把《四書》一氣講明背熟,是最要緊的”。盡管寶玉“偏才盡有”“雜學旁收”,賈政仍是不滿,認為兒子應多在《四書》上下功夫。對《四書》的重視,對科舉的追求,既與賈政自己的出身、經歷有關,也與當時的社會風尚相宜。有清一代,時人皆以科甲出身為正途。因此,賈政對寶玉嚴加管教,希望他能“留意于孔孟之間,委身于經濟之道”。

    為嚴父,賈政對寶玉嚴苛,望子成龍。他對寶玉的嚴格管教,符合其所處的時代氛圍以及大家族延續的現實需求,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推動故事情節發展的作用。第三十三回寶玉挨打是整本小說的一大關目,也是賈府父子矛盾、母子矛盾、嫡庶矛盾、主仆矛盾的集中爆發。王蒙先生指出:“賈政與寶玉的矛盾焦點在于價值觀念、人生道路的選擇?!闭缁啬克爬ǖ?,“大承笞撻”的根由在于寶玉的“不肖種種”。賈政責打寶玉,為的是“光宗耀祖”,將其引入應試科舉、立身揚名之途。但其苦心并未奏效,寶玉挨打之后,非但沒有認同父親的理念,反而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人生選擇。在賈母的庇護下,他“日日只在園中游臥”“每每甘心為諸丫鬟充役”。寶玉是寧榮二公心中唯一“可以繼業”之人,他對自己人生道路的選擇關涉家族的運勢和前途。但是,賈政對寶玉的督促管教卻適得其反,令其更加隨心所欲,也導致了家族進一步走向頹勢。

    為孝子,賈政對賈母孝順,恭恭敬敬。第三十三回的描述既刻畫了他作為嚴父的一面,也體現出其作為孝子的一面。賈政認為,最根本的孝道是光宗耀祖。他對子女的培養,既是為了賈府繁盛的延續,也是為后輩的前途考慮。他把報效朝廷和光耀門楣結合起來,并將其作為自己的人生目標。在賈政看來,管教寶玉是為延續家族興旺,但仍因賈母的阻攔而作罷。

    為忠臣,賈政對朝廷恭謹,兢兢業業。他的仕途從員外郎到點學差,再至升任郎中,外放江西糧道,是一個典型的忠臣。元春省親時,面對已是皇妃的女兒,賈政也以君臣之禮恭謹相待,并勸女兒“勤慎恭肅以侍上”,是其為國盡忠的表現。見到親人時,元春“滿心里皆有許多話,只是俱說不出”,本想與父母、祖母共敘骨肉之情、天倫之樂,但看父親謹守君臣之禮,一番“深得臺閣體制”的言辭及含淚啟稟的神態,便也不能再敘家長里短,只能回復“以國事為重,暇時保養,切勿記念”的官話。通過元妃省親的情節,賈政的忠臣形象刻畫得淋漓盡致。賈政未必不心疼女兒,但在他心中,君臣之義當勝過父女之情。舒序本第十八回的回目作“隔珠簾父女勉忠勤,搦湘管姊弟裁題詠”,便概括出父女之間“勉忠勤”的情景。

    總之,賈政是一個望子成龍的嚴父、畢恭畢敬的孝子、忠心耿耿的忠臣。他是典型的由中國儒家傳統道德熏陶出的人物——崇禮尚儒,端方厚道,有時難免過于迂腐,尊老愛幼卻讓老少敬而遠之,想做好官卻不諳宦海世情。他是正統思想的捍衛者,同時也是一位受害者。隨著家族的沒落,圍繞賈政,諸多難以調和的矛盾逐漸加劇,他的努力沒能挽回家族的衰落;面對寶玉的叛逆,他無能為力,只能“跺腳嘆氣,流淚不止”。他對寶玉的教導,甚至反而成為家族悲劇主線的組成部分。



    網狀結構之典型事件:以婚戀悲劇為例


    《紅樓夢》在題材上屬于世情小說,世態炎涼、悲歡離合的世情感懷每每通過日?,嵤碌拿鑼憗眢w現。許多生動的故事,往往從尋常的日子切入,諸如生日祭日、歲時節令等。例如元宵節、中秋節、芒種節等,均是《紅樓夢》網狀結構中的重要事件線索。周汝昌先生認為:“芹書全部結構包含了三次重要的元宵節與三次重要的中秋節。是為全書的六大關目?!痹?、中秋節演繹了家族的興衰起伏,而芒種節則參與婚戀悲劇的建構。曹雪芹將寶玉的生日設置在芒種當天,又以芒種節這一傳統節日為平臺,展現出小說的四個經典情節:黛玉葬花、寶釵撲蝶、湘云醉酒和妙玉傳帖。

    婚戀悲劇是構成綱領的三條主線之一,既有寶玉和黛玉的愛情,也有寶玉與寶釵的婚姻。圍繞芒種節,作者串連起“金玉良緣”與“木石前盟”兩條線索,又令婚戀悲劇的主線(釵黛)和副線(湘妙)都得以呈現。

    在設置寶玉的婚戀故事時,作者常對釵黛加以統籌考慮。如俞平伯先生所言:“釵、黛每每并提,若兩峰對峙,雙水分流?!钡诙呋氐幕啬繛椤暗未渫铄鷳虿实?,埋香冢飛燕泣殘紅”,東觀閣本直接為“滴翠亭寶釵戲彩蝶,埋香塚黛玉泣殘紅”,將兩位女主角的經典場景安排在同一回中,釵黛并舉,呈對峙之勢。借助芒種節,同時書寫了寶釵和黛玉的婚姻與愛情悲劇。

    以寶玉為中心,作者又分別為“金玉良緣”和“木石前盟”安排了副線,借湘云烘托金玉良緣,以妙玉補充木石前盟。借怡紅壽辰,曹雪芹敘寫出“湘云醉酒”與“妙玉傳帖”的故事,補敘和強化了寶黛釵的婚戀悲劇。

    史湘云之才具有兼容性,性情親寶釵,詩才似黛玉,既有寶釵的大氣,也有黛玉的才情,是兩者之間的中間色。王昆侖先生曾評價湘云:“寶釵沒有她真情,黛玉沒有她渾厚?!彼c寶玉青梅竹馬又志趣相投,麒麟也為寶玉、寶釵的婚姻故事起到了間色作用,構成另一種形式的“金玉良緣”。而妙玉的形象,則又對寶黛愛情起到了烘云托月的效果。櫳翠庵以綠色調為主,與寶玉的住處南北相對。于黛玉的瀟湘館之外,亦與怡紅院呈現出“怡紅快綠”的對應。綠玉斗、一剪梅及生日帖,便是妙玉情愫的體現。

    史湘云的形象是對金玉良緣的皴染,妙玉的形象則是對知己戀情的補充。副線的增設給寶玉造成十面埋伏的局面,又令黛玉有四面楚歌之感,并使小說情節波瀾起伏、人物關系錯綜復雜,為寶玉的婚戀故事平添一抹靚麗色彩。寶釵、黛玉、湘云和妙玉這四位女子在婚戀主線的構筑過程中,各自承擔不同的角色,在理念上也分別帶有儒、道、玄、佛的色彩。

    湘云、妙玉的間色作用或許可以解釋一個疑惑,即何以在“金陵十二釵正冊”之中,兩位外姓女子能身居迎春、惜春、王熙鳳等賈府裙釵之上。庚辰本第四十六回的雙行夾批寫道:“通部情案,皆必從石兄掛號?!毕嬖?、妙玉二人的重要性,很大程度上源自作者對寶玉婚戀故事的藝術構思。

    曹雪芹曾不吝筆墨,描寫閨閣于芒種節祭餞花神的“尚古風俗”。他對餞花習俗的描述,在繼承傳統之余,又融入獨特的藝術考量,以服務于小說的情節、主旨。比如第二十七回,作者就細致描摹了芒種節的餞花活動。在現有的材料中,我們尚未找到有關芒種餞花的記錄。作者在第二十七回記述的“祭餞花神”、花上系“綾錦紗羅”、撲蝶等事,皆是花朝節的傳統活動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二月十二乃黛玉的生日,將芒種節與花朝節嫁接起來,把花朝節這天的風俗拿到寶玉生日芒種節去寫,既為寶玉的生日增添一抹傷春之意,又寄寓了對“花落水流紅”“綠樹成蔭子滿枝”的無奈與嘆惋。



    網狀結構之典型物件:以通靈寶玉為例


    從金、玉到木、石,從金鎖到麒麟,從汗巾到荷包,《紅樓夢》中許多生動的情節都是借助典型物件逐步展開的。而對物件線索的安排,又明顯受到前代敘事文學結構方式的影響。如明代白話短篇小說《蔣興哥重會珍珠衫》中的珍珠衫以及《沈小霞相會出師表》中的出師表等,皆以某一物什作為串聯全書情節的線索?!都t樓夢》中的物件線索眾多,通靈寶玉就是其中之一,起到了開宗明義、統攝全書并貫穿情節的重要作用。

    在《紅樓夢》第一回,作者便借通靈寶玉開篇明義。清代《紅樓夢》點評家王希廉指出:“第一回為一段,說作書之緣起,如制藝之起講,傳奇之楔子?!别堄幸馕兜氖?,《紅樓夢》將傳統的女媧神話移位至小說文本之中。通靈寶玉的前身即是女媧補天時遺留下的一塊五色石,靜極思動、打動凡心,由僧道攜入塵世,體驗人間富貴繁華、悲歡離合。而整部書由石頭“半世親歷親聞”,記錄于頑石之上,為閨閣昭傳。在小說第一回,作者通過通靈寶玉交代了《石頭記》的來歷及創作《石頭記》的基本用意。

    通觀全書,《紅樓夢》的網狀結構也由通靈寶玉加以統領,全書以頑石起,以頑石終。寧稼雨先生指出:“僧人所攜頑石下凡為通靈寶玉是引領全書的主線所在?!薄都t樓夢》的前五回是全書的總綱,當具體情節于第六回正式展開時,寶玉大約13歲左右,到結尾中舉出家時19歲。六年間,他歷經了賈府的由盛轉衰、大觀園的悲歡聚散、親人間的生離死別,塵緣了卻,又重回青埂峰下。王希廉曾說:“攜入紅塵是全部書中事,引登彼岸是卷末悟后出家也?!蓖`寶玉從入世到出世的歷程構成一個回環敘事結構,又基本上與寶玉從沉溺于溫柔富貴鄉到看破紅塵的心境轉變相契合。

    通靈寶玉貫穿情節的作用,則集中表現在寶黛釵三人的婚戀悲劇中。寶黛初會之時,由寶玉摔玉引發黛玉第一次落淚,是戀愛故事的前奏。而第八回中,寶玉、寶釵二人共看金玉,拉開了婚姻悲劇的序幕。通靈寶玉在“金玉良緣”和“木石前盟”的發展過程中分別起到不同的效用。對于“金玉良緣”而言,通靈寶玉是促成婚姻的“小巧玩物”;而“金玉之論”的發展又令黛玉感到不安,常常出言試探寶玉的心意。在“木石前盟”的發展階段,通靈寶玉時常成為寶黛口角的起因,至寶黛互通心意,愛情走向成熟之后,二人便再未因通靈玉而起齟齬。

    不同于既有的婚戀題材作品,《紅樓夢》沒有讓婚姻成為寶黛愛情的終點。誠如魯迅先生在《中國小說的歷史變遷》中指出:“自有《紅樓夢》出來以后,傳統的思想和寫法都打破了?!边@種“打破”,在一定程度上表現為對大團圓結局的突破。從《西廂記》到《牡丹亭》,男女主人公大多飽經離合、跨越生死,但最終都步入了婚姻殿堂。但在《紅樓夢》中,寶黛之間的戀愛故事卻沒能以美滿婚姻作為結局,戀愛的是林黛玉和賈寶玉,結縭的卻是薛寶釵與賈寶玉。此外,在傳統才子佳人的愛情模式中,男女主人公“皆由小物而遂終身”,但曹雪芹卻沒有為寶黛二人安排傳情達意、成就姻緣的信物。這或許是一種以無勝有的藝術構思——寶黛相互是知己,雖無金玉,卻最終在心靈上勝過金玉良緣。

    在《紅樓夢》后四十回中,以通靈寶玉為線索,失玉、尋玉、送玉等情節此起彼伏,通靈寶玉仍起到點題、統攝及串聯的作用。第九十四回通靈寶玉丟失,是賈府敗落的預兆。通靈寶玉的失蹤,使賈寶玉陷入瘋癲狀態,更是成為促使賈母擇定寶釵、鳳姐施調包計,金玉合而木石離的直接誘因?!澳臼懊恕币员瘎∈瘴?,而伴隨著寶玉悟道,“金玉良緣”也逐漸走向終局。第一百十五回通靈寶玉的失而復得,標志“賈寶玉于欲海沉醉中終將趨于醒悟的精神轉向”(康建強、徐永斌語)。第一百十七回,寶玉展露出與和尚同歸的決心。此時,通靈寶玉已與賈寶玉合二為一。取玉、還玉的情節均為后文賈寶玉出家的結局伏脈。


    “世所傳《紅樓夢》,小說家第一品也”(清代文人趙之謙語)。

    作為具有深厚思想積淀、高超藝術價值和廣泛影響力的古典小說巔峰之作,“漫言紅袖啼痕重,更有情癡抱恨長”的《紅樓夢》幾乎“家弦戶誦,婦豎皆知”。曹雪芹以如椽大筆建構了大觀園和寧榮二府,以一家寫萬家,折射出現實生活的世情百態。盡管以虛構為主,卻呈現出較強的藝術真實性和博大精深的文化內涵,服飾、飲食、園林、醫藥等無所不包,生動描繪出當時社會的生活長卷,堪稱中國古代社會的百科全書。書中不僅有催人淚下、發人深省的愛情婚姻悲劇,更有對社會、人性鞭辟入里的思考。其人物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;遠在幻境,又近在眼前。同時,《紅樓夢》文備眾體,詩詞曲賦貫穿全書,充分汲取歷朝歷代韻文的精華,打破傳統文人視小說為“稗官野史”的偏見,將古典小說最精湛最精彩的一面展示給大眾,對后世文學與文人產生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。

    “開談不說《紅樓夢》,讀盡詩書是枉然”(清代《竹枝詞》)。

    作為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的瑰寶,“傳神文筆足千秋”的《紅樓夢》既承襲前代漢文化基因,又充溢著濃郁的滿族文化特色,是各民族文化交流交融的結晶。目前,《紅樓夢》已知有滿、蒙古、藏、維吾爾、哈薩克、朝鮮、彝、錫伯等8種少數民族文字譯本。這些譯本的產生,也從一個側面見證了各民族對中華文化的高度認同。

    作為中華文化的重要載體,《紅樓夢》被西方視為“中國古典名著中最華美、最動人的巨著”,具有世界性的影響。早在嘉慶年間,其刊刻本便流布到歐洲、東南亞等地。自19世紀中葉至今,《紅樓夢》已有英、俄、法、德、西班牙、日、保加利亞等30多種語言的150余種不同篇幅的譯本,其中全譯本達36種。隨著海外譯介的普及,越來越多的外國讀者接觸到這部巨著,進而更加深入地了解、愛上中華文化。而作者曹雪芹,也與莎士比亞、巴爾扎克、托爾斯泰等世界文學巨匠比肩齊名。

    總之,《紅樓夢》兼收并蓄、別開生面的藝術追求,正是中國古代文學經典永恒價值之所在,也是中華民族共同的文化記憶、寶貴的精神財富。





    來源:《中國民族》2022年第4期

    責編:江凌 張昀竹 王孺杰  流程制作:王怡凡




    0
    成人无码网站,暴力强奷警花系列小说,福利姬极品推特zw正在播放
  • <bdo id="k2k62"><noscript id="k2k62"></noscript></bdo>
    <blockquote id="k2k62"><noscript id="k2k62"></noscript></blockquote>